从《左耳》到《大约在冬季》从“青春疼痛”到_主页
从《左耳》到《大约在冬季》从“青春疼痛”到
更新时间:2019-11-18
 

  最能代表电影《大约在冬季》的歌曲,不是齐秦的《大约在冬季》,而是片尾莫文蔚与齐秦合唱的《可惜了》。

  音乐IP改编电影,有经典老歌的情怀在,票房成绩都属中上。何况在此基础上,《大约在冬季》还邀请了齐秦特别出演。

  演员阵容上,金马影后马思纯、偶像剧男主霍建华,还有锋芒初露的新生代实力派文淇。

  档期上,最近上映的影片,总体上有佳作无爆款。现实题材的《受益人》,主打动作、冒险的《霹雳娇娃》、修复重映的《海上钢琴师》、历史战争大片《决战中途岛》,表现均不强势,也没有与剧情片《大约在冬季》撞题材而构成威胁。

  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大约在冬季》,在观众预期中应该是一部有质感的作品。然而上映两日后,影片的口碑甚至没能超越4年前的《左耳》。

  2015年苏有朋执导的《左耳》,虽然口碑不佳,豆瓣评分5.5的成绩未达合格线年后,同样由饶雪漫作品改编、作者亲自担任编剧的《大约在冬季》,首日票房仅为2822.9万,如用户发现其帐号遭他人非法使用或存在其它安猫眼预测总票房将止步1.83亿,豆瓣评分也只有5.3。

  沿用饶雪漫式的表达、“青春疼痛”的内核,《大约在冬季》在立意、拍摄技巧等方面都对《左耳》进行了升级,但狗血的剧情和矫情的台词仍然是硬伤。跨越近30年的爱情故事,却拍出了“低龄感”。

  开创了中国青春文学市场“青春疼痛”系列的饶雪漫,在《大约在冬季》里讲的还是“疼痛青春”,只不过借中年回望的外壳,加上了一个“时间滤镜”。

  时间回拨到2006年,饶雪漫创作了《左耳》。2014年,粉丝基础庞大的《左耳》被搬上银幕。

  欧豪饰演的张漾认为许弋父亲抢走了自己的母亲,于是让爱慕自己的黎吧啦接近好学生许弋,实施报复,让许弋“身败名裂”。在许弋被拖入深渊、黎吧啦遭遇车祸横死后,张漾才知道一切都是误会,生活走上正轨。

  在立意方面,电影想要呈现的或许是“黑暗青春”、少年成长中的挣扎,却拍出了“小孩子过家家”的感觉。用“吧啦之死”作为影片强情节,试图串联起人物前后的变化与成长,但因为结构松散、叙事碎片化,成为了“PPT电影”的代表作之一。

  暌违5年,饶雪漫新作《大约在冬季》也被改编成电影,由曾经饰演黎吧啦的马思纯担任女主。

  故事从1991年齐秦狂飙演唱会说起。霍建华饰演的台北摄影师齐啸,因为没等到女朋友,把门票转送给了陌生人安然。因缘相识的两人,展开了一段恋情。

  二十余载过去,安然和女儿于小念因亲人病重回国。小念结识了来北京旅游的齐啸之子齐一天,并通过老照片发现了安然与齐啸的过往。

  如果说《左耳》中主导剧情走向的更多是少年心气、8现场开奖一时冲动,不太能被观众所理解,那么,《大约在冬季》的故事发展就比较贴近现实,展示的是现实困境与理想化爱情的冲突。齐啸为了照顾病重的父亲、还哥哥欠下的债离开安然,但安然却愿意为他放弃一切定居台北,两种观念相互碰撞着。

  在镜头语言方面,解开误会的齐啸和安然面对面坐着,包厢里挂着“一期一会”的门帘,暗合影片主题。

  安然要为了齐啸放弃北京的事业,遭到齐啸劝阻。两人争吵后相拥,此时身后的路标正是“梦幻湖”,象征安然心中理想化的爱情。

  影片开端和末尾,安然在最后一秒拿到门票,冲进场馆看偶像的演唱会的片段相呼应。而结局处,安然的背影消失在走廊一端,齐秦却恰巧出现在她刚经过的拐角,两人擦肩而过,让人想起安然所说的“除非哪一天在街上遇到齐秦,我才相信爱情。”

  涉及三代人的《大约在冬季》,让安然和齐啸、小念和齐一天两代人的爱情轨迹有所重叠。小念的热情冲动,和年轻时的安然如出一辙。不接受分离,安然愿意为了齐啸抛下北京的事业,小念也果断踏上了前往台北的航班。这种让不同时间维度交汇在同一故事节点的手法,是掩盖剧情低龄的一种方式。

  在分隔两地的爱情中,《大约在冬季》也试图探究地缘意识和社会差异:台胞身份的齐啸喜欢北京,但女友叶雨宸不适应北京的干、冷。不过影片对于代际冲突、地域差异的探究都是浅尝辄止,给人留下的印象还不如饶雪漫式的台词来得深刻。

  “这样的女孩,一旦爱起来,该有多么的热烈。这热烈本该属于我,我却总是遗憾地与她失之交臂。”

  针对这类金句台词带来的观感,豆瓣上一条“有时候真觉得演员不爱读书是个文盲,都比演员热爱阅读并背诵饶雪漫什么的更让人安心”的评论获得了160个赞。

  从《后会无期》《乘风破浪》到《飞驰人生》,连韩寒都放弃了段子式的台词。而《大约在冬季》狗血的情节、矫情的台词,构成了脆弱的爱情故事。在文淇说出要去台北“探案”之前,观众已经能猜到故事的全貌。

  随着剧情的展开,人物状态和情节纵向基本上没有任何变化。想在作品内部进行纵向的伸展,结果为了同一个理由分分合合,导致影片整体扁平、冗长。

  当安然还是北师大学生的时候,因为叶雨宸自称是齐啸的妻子而伤心。涉世未深的女大学生被骗可以理解,但当安然成长为一线女主持之后,面对主动上节目的叶雨宸,还是不假思索就信了她的挑拨和谎言。

  叶雨宸和齐啸离婚后已经是炙手可热的女演员了,却还为了报复齐啸、“让齐啸痛苦”搞小动作,充当恶毒女配;“备胎”于枫,即便和安然结婚了,也被安排得了癌症去世,某种程度上给安然和齐啸创造机会。

  影片传达出的爱情观也是扭曲的。安然用“我等了那么多年,轮也该轮到我了吧”来挽留要回台北的齐啸,而男主角齐啸的“渣男”形象也很难完全洗白。

  落入俗套的故事,所传达的价值观、爱情观也不符合现代观众对情感的认知和需求

  在青春题材的全盛时期,《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左耳》《匆匆那年》引领着青春片类型浪潮。畅销小说改编、年轻演员主演,强情节、洒狗血,电影票房就能屡创新高。青春题材改编愈演愈烈的同时,青春文学落寞了,读者们都成了电影院里的观众。

  而如今,随着观众审美的变迁,青春疼痛IP、伤痕文学被更有内涵的青春题材淘汰了,套路化的模板,和多数人的青春脱节的桥段,都难以让年轻一代产生代入感。

  从《大约在冬季》来看,“青春疼痛”系列也在寻求升级,在视听、立意上有了更高的追求,结合生活常态,来匹配日益成长的观众。

  豆瓣8.4分的《少年的你》,传递出的信号是:创作者除了要注重对生活质感的捕捉,对对白的打磨,对演员表演的把控等等,也要考虑观众对电影的情感反馈、电影的社会表达。

  在目前国内大银幕作品的谱系之内,像《少年的你》《狗十三》这样价值观正常,且在表达时不油腻、不扭捏、不惺惺作态的青春题材作品,好像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

  《过春天》,讲述了单亲家庭、白天在香港上学,晚上回到深圳的佩佩,为了攒钱旅游而成为“水客”的冒险青春故事。《过春天》不属于大多数人的青春,但因为对细节和青春期情绪的表现到位、处理熨帖,让人舒服,且不缺乏真实的生活质感,在零流量、新人导演的情况下拿到了豆瓣7.7的高分,获得平遥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

  不再囿于情情爱爱,也不再任性地宣泄对世界的不满,让观众能与充实丰富的核心人物产生共鸣,重新思考现实问题,是青春题材的下一站。

  青春是永不过时的主题,只要能精准捕捉情绪,引发共鸣,会有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为此买单。

  面对着同一个银幕,任由影片中的人物和故事搅动情绪,把自己带回曾经的青春里,与陌生人分享欢笑与哭泣的时刻,追忆似水年华。

  银幕上滚动出演员表和主创名单的瞬间,观众席里也传出稀稀拉拉的掌声,为他们所成就的90分钟的青春回忆而鼓掌,也为曾经青春岁月里的自己鼓掌。

  没有人永远十七岁,但永远有人十七岁。有人正青春,有人怀念青春,我们都期待未来能看到更好的青春电影。


开奖现场| 香港挂牌之全篇| 报码现场开奖结果记录| www.4524a.com|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本港台开奖结果| www.848435.com| com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www.kk678.com| www.49972.com| 六合报料免费| 彩票开奖公告|